首页 >> 华侨人网站登入-资管样本调查 | 实探16亿私募基金标的!旧改进度停滞,天玑财富能否如约兑付?

华侨人网站登入-资管样本调查 | 实探16亿私募基金标的!旧改进度停滞,天玑财富能否如约兑付?

2020-01-11 17:46:27

华侨人网站登入-资管样本调查 | 实探16亿私募基金标的!旧改进度停滞,天玑财富能否如约兑付?

华侨人网站登入,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杨仕省 见习记者 隋娉娉 深圳摄影报道

2019年年底,广东多市放松房地产政策,“楼市春天”的言论甚嚣尘上。对于“明股实债”成为频爆雷原因的私募,这是否是业绩冲量的“及时雨”?

“房地产确实是国家近些年调控的方向,所以才会有很多机会。而且我们公司的地产都是在深圳和成都等一线城市,价格稳定,安全性也很高。”对于记者以投资人身份提出的“私募基金投向房地产”的顾虑,深圳前海天玑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天玑财富”)理财师如是说。

据券商中国统计,今年上半年共268家私募失联,引爆私募兑付危机最多的当属“明股实债”,即表面是股权投资,实际上是债权投资,投资广泛应用于房地产领域。

在与天玑财富理财师沟通后,记者深入调查公司目前正在运行的基金产品“天玑聚盈15号”。显然,“及时雨”过后,房地产私募基金头顶的乌云还未散去。

私募标的进度停滞

2018年6月29日,天玑财富发起一只私募基金产品“天玑聚盈15号”,计划筹集16亿元收购资金,其中机构领投6亿元,用于收购海航基础在深圳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地产项目——深圳海航城。

产品资料显示,“天玑聚盈15号”基金主要用于受让深圳市荣海达实业有限公司持有的股权收益权,进而投向海航基础的抛售项目——龙岗区南联港台片区城市更新二期、三期、四期(下称“旧改项目”)以及深圳海航城商业广场物业项目收购。投资期限为12个月。

在风险措施第二条,天玑财富表明:“低价收购:管理人利用海航集团清非主业资产的机会,低价收购极大增厚基金安全垫。”关于旧改项目进度,公司在产品资料中表示,2017年4月已与二期村罗瑞合村、三期村巫屋村签署四方《合作改造协议》,并按政策要求缴纳相应拆迁保证金及拆迁协助费。

低价收购终归存在风险。记者实地探访后发现,如今距《合作改造协议》签署时间虽已超过两年半,但旧改项目地块现仍以旧村为主,拆迁时间是个未知数。

12月11日,本报记者来到罗瑞合院区——龙岗区南联港台片区城市更新二期项目所在地。院区内人来人往,几乎住满了人,未见楼房有“拆”字样或任何搬迁行动。对于旧改拆迁的消息,院区住民有的称“没听说”、“不太清楚”,有的称“要求是这样的,但什么时候拆还不知道,说了好多年了”,“拆的话也没那么快”。

天玑财富私募基金产品“天玑聚盈15号”投资标的之一——龙岗区南联港台偏序城市更新二期项目所在地罗瑞合院区。院内人来人往,不乏向外出租的房屋,无即将拆迁迹象。

龙岗区城市更新和土地整备局相关联系人对《华夏时报》记者称,旧改项目是按照二期、三期、四期的顺序进行,现在处于第二期,“还没有和原住民洽谈完”,且城市更新的预计完成时间并没有规划确定。

“这个项目是老项目,政府主导的,申报主体是街道办,规划完成的时间要看申报主体的工作安排和原住民谈的结果。”上述联系人说。

本报记者随后联系到龙岗街道办询问旧改项目进展,龙岗街道办宣传部部长李巧红则向记者称:“暂时还不太清楚这项工作。”她同时表示,城市更新还是由城市更新局牵头,商业项目要旧改公司、开发商自主进行征拆,公共配套的项目才由政府街道实施。

由此可见,“天玑聚盈15号”旧改项目标的短期内无开发迹象,甚至未确定到底由何部门负责落实。

备案的不是产品,是高管

天眼查显示,天玑财富成立于2014年,公司总部位于深圳,是一家以投资管理和财富管理为核心业务的第三方综合财富管理公司,董事长为唐皓,两大股东为唐皓、李毕。2015年8月,天玑财富由“深圳前海广众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前海广众盈”)变更成现在的名字。

本报记者梳理后观察到,唐皓、李毕与另外两人袁勇、雷彬旗下关联企业众多,其中,与前海广众盈只有“前海”两字之差的“深圳市广众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值得注意。

此公司股东同为唐皓、李毕,唐皓曾担任此公司董事长。然而,此公司管理团队颇为混乱,唐皓、李毕与雷彬、袁勇轮流替位高管层,三年内三次更替公司地址。并且公司曾因违规通过招商证券pb系统开展过股票配资业务被深圳证监局点名。不仅如此,此公司从成立至今,从未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官网上进行私募登记备案。也就是在被点名的几个月后,公司清算。

天玑财富官网同时显示,公司具有其他类、股权类、证券类全牌照,三类基金管理人分别为本公司、横琴天权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前海无锋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但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公示,公司最新的产品发布停留在了2018年2月9日,恰好为“天玑聚盈15号”、16号、17号。

那么,天玑财富为何不再推出本公司作为基管人的产品?舍弃了三大业务之一的天玑财富是否会进行挽回举措?“天玑聚盈15号”收益能否如约向投资人兑付?针对上述问题,本报记者向天玑财富发送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见习编辑:李茜楠 主编:秦岭

澳门真人网上娱乐平台

上一篇:不哭不行,《终结者:黑暗命运》机器人大军现身童年噩梦回来了
下一篇:抗战胜利后,事关全局的“十万大军进军东北”的建议,谁最先提出?